[人民日報報道]小村檔案館 見證變遷留住根
(人民眼·村莊里的70年·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·來自一線的蹲點調研)?"/> <div style="text-align: center;"><span style="font-size: 16pt;">[人民日報報道]小村檔案館 見證變遷留住根</span><br> <span style="font-size: 16pt;">(人民眼·村莊里的70年·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·來自一線的蹲點調研)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size: 16pt;"><span style="font-size: 16pt;">?</span></span>-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檔案局
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檔案局.政務.cn www.igemgf.live
經科檔案
您的位置: 首頁>工作動態>經科檔案>農業農村檔案工作
農業農村檔案工作
[人民日報報道]小村檔案館 見證變遷留住根
(人民眼·村莊里的70年·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·來自一線的蹲點調研)?

圖①:朱村明清古建筑一景。凌宗雁攝

圖②:朱村檔案館保存的黨建材料。資料圖片

圖③:柳編藝人在臨沭縣“朱村柳韻”田園綜合體編制工藝品。房德華攝



引子

麥收時節,遍地金黃。一條人工河,風光旖旎,分沂(河)入沭(河)。兩側楊樹林,密密匝匝,灑下斑駁光影。記者在林間穿梭,宛如行進在畫中。

畫的盡頭,就是山東省臨沂市臨沭縣曹莊鎮的朱村。

朱村是個“紅色村”,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曾在此工作、戰斗過。1940年初,八路軍的兩支隊伍進駐朱村,村民騰房子、籌軍糧,朱村成為堡壘村。1944年除夕,日偽軍突襲朱村,一一五師老四團“鋼八連”官兵聞訊趕到,浴血奮戰,保衛了朱村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。打那時起,每年大年初一,鄉親們都要把第一碗餃子捧給烈士。

2013年11月,習近平總書記在山東考察時來到朱村,觀看這個抗戰初期就建立黨組織的支前模范村村史展,了解革命老區群眾生產生活。總書記強調,生活一天比一天好,但我們不能忘記歷史,不能忘記那些為新中國誕生而浴血奮戰的烈士英雄,不能忘記為革命作出重大貢獻的老區人民。

歲月留痕,留下了歷史。朱村建成了山東省第一個村級檔案館,分門別類,收藏了會計、土地、文書、組織等10類7000多卷(件)檔案,較為完整地記錄了新中國成立前后迄今的歷史軌跡。

近日,記者走進朱村檔案館,透過一頁頁泛黃的紙張,仿佛穿越時空,尋覓到了朱村人拼搏奮斗的精神源泉,也看到了一個革命老區小村莊70年的巨變。

五張清朝農業稅票

征收了2600多年的農業稅退出歷史舞臺,多予少取放活,鄉村好戲連臺,“是黨的好政策讓農民過上了好日子”

王經臣今年70歲,皮膚黝黑,滿頭白發,走起路來,腳底已經沙沙作響,提起村史,卻如數家珍。

朱村曾屬郯城縣,后歸臨沭縣。說起來,朱村有些“名不副實”:全村無一戶朱姓,近九成農戶姓王。明朝正德十五年,膠州人王隨遷徙到此,娶妻定居,繁衍生息,終成望族。因村東沙丘被道路環繞,呈九龍戲珠之勢,得名“珠村”。后因村民崇尚朱子哲學,改為“朱村”。

王經臣早年務農,改革開放后,從事個體經營,1998年賦閑在家后,東奔西走,搜集村史和抗日戰爭相關史料,2012年參與村史館籌建,成為義務講解員,人稱“王館長”。

走進朱村檔案陳列展室,王經臣來到一個展柜前,指著5張皺巴巴的紙條,神色得意,“這個物件,不少來參觀的人都說沒見過!”

5張紙條,抬頭名稱為“上忙執照”,有的已殘缺不全,字跡也有些模糊,依稀可辨“山東省沂州府郯城縣為征收錢糧給發執照事今據,王淳完納咸豐六年地丁銀”等字樣。“這是清朝的農業稅票,那時的農業稅稱為地丁銀。”王經臣介紹。

作為一種在農村征收、來源于農業并由農民直接承擔的稅賦,農業稅在中國延續了2600多年之久。新中國成立后,農業稅在相當長的時期內,一直是國家財政的重要來源。

1951年,朱村第一次將地畝產量登記入簿,改變了以前估算產量和賦稅的歷史。

從現存賬本看,朱村的完整記錄始于1953年。從那年起,朱村的糧食生產、分配預算決算方案、征購糧、農業稅等收支分配賬,被幾代會計忠實記錄并妥善保管下來。比如,1956年,朱村糧食總產量28.08萬公斤,交公糧2.72萬公斤,包括小麥、谷子、稻子、花生等;繳納農業稅4732.76元。

王經臣說,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土地產出率低,小麥畝產只有兩三百斤,一年只種一季。很多人以地瓜、野菜、樹葉為主食,少年時的他,吃不飽是常事。1961年、1962年,因遭受嚴重自然災害,朱村免交公糧和農業稅。

朱村的戶口檔案保存完整,這些檔案始于1958年7月7日,每戶一頁,登記姓名、年齡、籍貫、文化程度等信息。

記者查到,一個叫王朱建的村民,給孩子取名為大米、小米。“起這樣的名字,就是希望孩子有飯吃、別餓著。”王經臣說。

隨著農業生產水平的提高,到了70年代,村里小麥和秋玉米、高粱輪作,糧食大幅增產,王經臣們終于吃上了飽飯。1975年,朱村糧食總產量達到60.96萬公斤,征購公糧4.67萬公斤,繳納農業稅3939元。

進入80年代,小麥已經成為農民的主糧,地瓜、玉米等淡出餐桌。交糧也不愁了,1982年,朱村糧食總產量109.25萬公斤,征收任務為3.3萬公斤,實際繳納公糧11.65萬公斤、農業稅4635元。

1983年起,已推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朱村,公糧任務也按照承包人口分配到戶,村里只負責發任務通知單,需農戶自行到糧管所繳納公糧,可以多交,不能少交。多交部分,國家按議價糧付款。富余部分,農民也可以拿到市場買賣。“從這年起,朱村的會計報表就簡單多了,村干部的擔子也越來越輕。”當過生產隊會計的李廣茹說。

進入新世紀以來,連續16個中央一號文件聚焦“三農”,多項重大涉農政策密集出臺,力度大、覆蓋廣。2006年1月1日起,我國全面取消農業稅,對中國農業發展具有劃時代意義。

翻閱著老賬本,李廣茹感慨萬千:“現在種地不但不再交稅,還要倒補哩!”到2016年,朱村每年種植小麥1287畝,國家補貼每畝每年125元,良種補貼每公斤1.34元,農用柴油每畝補貼10元。“是黨的好政策讓農民過上了好日子。”李廣茹笑著說。

一場“民告官”官司

一份土地檔案,打贏了一場官司;一顆“定心丸”,煥發現代農業的蓬勃生機

咚!法槌在桌子上清脆落下。

臨沭縣曹莊鎮朱村勝訴!2001年,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,大官莊水利樞紐閘管所垂頭而歸。

因為非汛期蓄水,造成農田被毀,朱村糧食絕產。案子成敗的關鍵,是朱村的一份土地檔案。

1951年,一項重點水利工程項目在沂河和沭河之間實施:開挖“分沂入沭”水道,實現沂、沭河洪水東調南下,縮短入海距離,統籌解決魯南、蘇北洪水出路。

但是,這項工程卻讓朱村遭遇一次大災。1998年4月,大官莊水利樞紐閘管所的一次蓄水,導致朱村近千畝糧田被淹,小麥絕產,殃及全村1/4人口。

多次調解未成,翌年秋,朱村將沂沭河管理處、大官莊水利樞紐閘管所告上法庭。

法院一審判定,由沂沭河管理處、大官莊水利樞紐閘管所負全責,被告方不服,認為“涵洞漏水是工程質量問題,不應只是管理單位的責任”“其中被淹的200多畝,不是村民的土地”,提起上訴。

二審開庭,一本《土地房產所有證存根》拍在桌子上,“不是我們的土地?看看我們登記入冊的房屋土地確權憑證!”朱村農民理直氣壯。

對方捧起憑證,翻來覆去看了個遍,而后面面相覷,啞口無言。

這份土地確權存根,填于1952年1月7日,豎式排版,毛筆書寫,小楷字工工整整,每戶一頁,裝訂成冊,共有8冊。其上戶主姓名、人口和土地畝數、坐落、種類、四至、長寬尺度以及房產四至信息一目了然,十分詳盡。這些存根的原件,保留在每戶村民手中。

一份土地檔案,打贏了一場官司。“存檔在朱村成了一件大事,真有實實在在的好處哩!”王經臣喜不自禁。

這份土地確權憑證,是1951年根據當時的土地改革法精神,按人口統一分配土地的原則,數量上抽多補少,質量上抽肥補瘦,確保全村人人都獲得了同等的土地。當年12月,全村所有農戶都領到了這樣的土地房屋所有權證,這也意味著朱村土地改革工作全面結束。1955年開始,朱村人以土地作股,先后加入初級合作社、高級合作社。

改革開放后,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從安徽小崗村走向全國。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必須尊重農民意愿,始終是農村改革的基本遵循。1982年底,朱村徹底實現包產到戶,以家庭為單位生產,交足國家的,留夠集體的,剩下都是自己的,還可以自由買賣,農民生產積極性迸發。

包產到戶,土地分配公平公正是關鍵。為確保公平,第一輪承包到期后,1992年,朱村又按照宅、田、場、園統算的原則,再次調整土地,使分配更為合理,也為后來的土地流轉打下了良好基礎。

但不管怎么改,都不能把農村土地集體所有制改垮了,不能把耕地改少了,不能把糧食生產能力改弱了,不能把農民利益損害了。為穩定和完善農村土地承包關系,保障農民利益,1997年,國家出臺政策,在第一輪承包的基礎上,再延長承包期30年不變。

現在,朱村每家又增添了一個新本子,紅色封皮,燙金字體,叫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》,家家戶戶小心翼翼收藏。

隨著經濟社會迅速發展,農民外出打工漸成常態,農村發展適度規模經營成為趨勢。但是,承包地被大戶、企業流轉了去,自己的土地權益如何保障,農民心里難免犯嘀咕。

2013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提出,全面開展農村土地確權登記頒證工作。嘗過了土地確權的甜頭,朱村村民紛紛拍手叫好:自己的承包地流轉出去,再也不用擔心“丟”啦!

在這張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上,包含了承包人信息、地塊名稱、編碼、四至以及是否基本農田、承包期限等詳細信息,白紙黑字的法律憑證,給了農民十足的底氣:有了本本,農民即使進城買房落戶,農村的土地承包經營權依然能得到保護。

近年來,朱村的現代農業蓬勃發展,村民不僅每年可獲得一畝地1000元的流轉租金,還能在園區上班當工人領工資。

“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,保持土地承包關系穩定并長久不變,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長三十年,讓農民吃了顆‘定心丸’,心里踏實著呢。”村支書王濟欽表示。

兩位省勞模

朱村的獎狀和書,連同那戰天斗地的艱苦創業史,都被妥善保存在檔案館中,“這是朱村人心底最深沉的力量和精神源泉”

檔案陳列展墻上,掛著幾張獎狀,其中有張特別養眼。

獎狀名稱是《小麥豐產獎狀》,上書:“獎給一九五九年小麥豐產先進單位郯城縣曹莊人民公社朱村生產隊”。頒發單位是“中共山東省委 山東省人民委員會”,落款時間是1959年9月12日。

字體飄灑圓秀,筋骨峭拔,是舒同體。記者猜測,這是集舒同的字體印刷的。

“哪里!”王經臣大笑,“這是時任山東省委第一書記的舒同親自寫的!”

真是被毛澤東稱作“黨內一支筆,紅軍書法家”的舒同寫的?記者趕緊湊近細看。沒錯,有毛筆手書的痕跡。

當年,朱村小麥大豐收。第八任村支書王經選因此被評為山東省勞模,去省城濟南領獎時,帶回了這張獎狀。

“北京來參觀的好幾位專家教授都說,你們這獎狀可值錢啦。”王經臣津津樂道。

其實,王經選從省里帶回的,不止這一件“寶貝”。

2014年正月初六,臨沂鵝毛飛雪,天寒地凍,幾個人冒雪前行,匆匆趕到朱村。

見到王經臣,他們急切地說:“我們是市委組織部的,來借一本書。”

書?王經臣有些詫異。

“對,1959年《山東省農業社會主義建設先進單位代表會議典型材料》。”來人解釋道,“現在臨沂僅存你們這一本了,要抓緊留檔保存。”他們借走書后,復制了一本,又將原件完璧歸趙。

這本書,現在擺放在檔案陳列展柜里,比磚頭還厚,內頁紙張粗糙,打眼裝訂,用線穿起來。書中,收集了當年全省207個先進單位的典型經驗,參會人員各得一本。

說起朱村所獲的榮譽,王經臣用手一比劃,“朱村的獎狀,有厚厚一摞哩。”僅1959年至1960年,朱村就3次受到山東省委、省人民委員會表彰。朱村的獎狀和書,連同那戰天斗地的艱苦創業史,都被妥善保存在檔案館中,“這是朱村人心底最深沉的力量和精神源泉。”王經臣說。

當年,為了“分沂入沭”工程,朱村土地變得凹凸不平,農業生產甚至出行都備受困擾。但村民們就像當年支持八路軍一樣,支持工程建設,不等不靠不埋怨。隨后,朱村群眾一頭扎進農活里,填土方、修河堰,整田造地,用挖河的棄土,將村前村后的廢舊洼地填平,并將挖河培堤時零星占壓毀壞的土地恢復整理,硬是造地400余畝。

2011年,王濟欽當選村支書,第一件事,就是修建朱村檔案館,重建朱村抗日戰斗紀念園,讓“鋼八連”的故事流傳下去,讓軍民水乳交融、生死與共鑄就的沂蒙精神代代傳承。

多年來,這一精神力量已經在朱村人心中生根發芽,轉化為實實在在的生產力,迸發出新的活力。

農閑時,朱村人多到周邊縣城打工,靠著勤勞的雙手,增加收入。走得最遠的一戶到了新疆,在當地干建筑承包,還有兩三戶通過做服裝、家電生意,后來成為富戶,資產千余萬元。

2012年開始,王濟欽通過土地流轉,先后種植近千畝葡萄園和梨園,建成朱村現代農業示范園,畝均收入最高達到2.4萬元。今年,還有一家外地服裝廠來村里投資,目前已經投產。

這些年,朱村所獲的榮譽,從省級走向國家級:

2013年11月,成為“全國美麗鄉村創建示范村”;2016年11月,被評為“國家級傳統村落”;2018年1月,捧回“全國文明村”牌匾。

2013年,王濟欽被評為山東省勞模。現在,他又有了新藍圖:繼續挖掘現有的清代民居、紅色文化教育基地等旅游資源,保護傳統村落,傳承紅色基因,讓老百姓過上更紅火的日子。

一支過硬的隊伍

“三會一課”制度堅持37年,“夯基壘臺,久久為功,方能結出累累碩果”

朱村為什么能長期保持先進?記者向王濟欽討教。

王濟欽沉吟片刻:“關鍵是基層組織建設得好,有一支過硬的隊伍。”

早在1939年春,朱村就成立了黨支部,是臨沂市最早成立黨組織的村莊之一。創始人王經奎,是首任村支書,1941年任濱海軍區臨沭獨立營二連連長,1946年奉命組織率領干部工作連支援東北,行進途中遭敵突襲,為掩護同志,英勇犧牲,年僅33歲。在陳展室墻上,掛著8位烈士的簡歷,他們有的血灑抗日戰場,有的獻身解放戰爭,犧牲時最大的33歲,最小的僅19歲,還有一位25歲的女性。

朱村黨支部抓黨建從不含糊。從60年代起,朱村就開始建組織檔案。檔案館里,歷年來的組織建設登記表、支委會意見草案等記錄十分完整,裝訂簡陋的黨員考評登記表、點名冊一應俱全,基本情況清清楚楚,均用毛筆工工整整謄寫。

一份手寫的《關于堅持“三會一課”制度的意見》,吸引了記者目光。這份《意見》寫于1982年12月30日,“黨員大會每月的月底召開一次,主要總結檢查一月來貫徹執行黨的路線、方針、政策的情況和一月來的工作,部署下月工作計劃。黨的支部委員會每月的28號前召開一次……黨的小組會議每月20號左右召開一次……每月初上一次黨課……”

王濟欽說,除了農忙季節,“三會一課”制度一直堅持至今,現在更規范。

80年代,普法工作在全國鋪開,朱村一些人不以為意,推三阻四,不愿參加教育活動。如何吸引他們來聽課?村黨支部動起了腦筋。

當時,村里有兩座磚窯廠,經濟效益不錯,集體年收入五六十萬元。村里拿出2000多元,托人從遼寧錦州搬回一臺大彩電,浩浩蕩蕩,敲鑼打鼓送到村部會議室。

那時,電視機還是個稀罕物,村民們眼睛都瞪圓了。每天晚上,只要電視一響,不用通知,村民把飯碗一撂,呼啦啦坐滿一屋子,擠不進屋的,就在窗外踮腳伸脖。待到人齊了,“吧嗒”一下,關掉電視,開始普法。講完后,繼續看電視。時間一久,村民們對普法課聽得津津有味。

細雨潤無聲。這些普法真起了作用,朱村曾經連續7年無刑事案件,被縣里評為文明村。

后來,這臺彩電還被用來播放黨建錄像帶、碟片等,成為組織建設的重要載體。

“夯基壘臺,久久為功,方能結出累累碩果。”王濟欽說,朱村近些年每年都會發展三四名黨員,全村現有黨員84名。

“我寫了很多次入黨申請書,一直沒有實現愿望。2016年67歲時,終于入黨了!”王經臣臉上寫滿自豪。



人民日報原文鏈接:https://wap.peopleapp.com/article/4272449/4135409?from=singlemessage&isappinstalled=0

芳草地心水论坛